《長安十二時辰》收官 徐賓早已"暗示"自己有問題
2019年08月13日 17:34  來源:新京報  宋體

  昨日《長安十二時辰》正式收官,“長安大數據”徐賓的身份最終曝光。在接演前,趙魏怎么也想不到,自己能因這一角色而三登微博熱搜榜,而這三次熱搜都與“死”有關——“徐賓死了”“徐賓死了嗎”“徐賓沒死”……

  趙魏最初接演徐賓這個角色時,其實和網友的想法一樣,原本以為這個角色很快就會“領盒飯”,開機前卻被臨時告知,其即將成為重要角色之一,讓他連呼“幸運”。

  不過,大量的臺詞卻讓他背到崩潰,每天全靠默寫和泡腳來紓解壓力。

  徐賓原本在靖安司大火中就死了

  趙魏算是最早被曹盾確定的《長安十二時辰》班底之一,“我和導演合作了很多次。”他最初看原著時網上還沒連載完,也不知道自己能演誰,“我肯定喜歡張小敬呀,但也在找其他符合年齡段的角色。”

  因為當時劇本還沒出來,小說他也沒看太多,就問身邊人,“大家都說何監的養子何孚好,還有可能是幕后大boss。”趙魏覺得這太好了,于是就跟導演提了一下,導演說小說跟劇本不太一樣,你確定?“我一聽他這口氣,趕緊說不確定,最后選了徐賓。”

  “我選徐賓,一是因為導演說,這個角色適合我,另一方面是他沒有打戲。”可等到趙魏拿到劇本后,就有點后悔了,因為沒看幾集徐賓就死了。“每次看到死的時候,我心里就咯噔一下。”最初的劇本,徐賓在靖安司那場大火中,就死掉了。“劇本里徐賓是個老好人,對張小敬也非常忠誠。但是,后來出了新規定,不能隨意改編歷史人物。所以‘毀掉長安’的鍋他們都背不了,導演和編劇環視了一周,只有徐賓這個角色可以背這個黑鍋,畢竟他是虛構的。”

  “長安大數據”全靠默寫和泡腳

  趙魏曾發過微博,稱拍攝時因臺詞壓力大,全靠導演的泡腳桶才扛過來,“臺詞的文言文解釋太多,就像說明書一樣。這部戲有很多長鏡頭,意味著中間不能切開拍,只能一條一條過,錯一個字,哪怕走個神兒,都要重新拍。”

  雖然當初逃過了體力勞動,卻無意間攤上了腦力勞動的“大戶”。原著中徐賓一緊張就結巴,趙魏決定還是把這個習慣拿掉,“臺詞本來就難背,再加上結巴,很容易出錯,實在是害怕耽誤進度,在這兒跟書迷們說聲抱歉。”

  剛一進組,趙魏就連著12天拍靖安司的戲,“我基本上一回屋里就開始泡腳、背詞兒、默寫。自己抄一遍、再默一遍才能刻在腦子里。”趙魏最長的一段詞大概有十頁紙那么多,“我花了三天時間,默了無數遍。那還是一場群戲,拍的時候已經進入夏天,基本上拍完一條,我就得喝點葡萄糖,不然真的會厥過去。”那場戲是全劇最高潮,趙魏自己都沒想到,居然能一條過。整個拍攝是在城樓上完成的,當他拍完走下來時,在場工作人員都在為他鼓掌。

  吃胖20多斤

  雖然背臺詞著實辛苦,但在《長安十二時辰》劇組,趙魏也算是有口福的。“拍完這部戲,我長了20多斤,而且我很投入、很認真地在吃。”趙魏的日常穿著,利落、精干,“我本身一瘦就會顯得年輕,所以我也是刻意讓自己吃胖一些。”

  不得不說,這個劇組確實有太多好吃的了,“有陜西廚子,也有西點廚子,當然西點是一個工作人員自己的愛好,還有我們的編劇,也喜歡研究各種美食,每天都吃不過來。”趙魏最喜歡的是扯面和臊子面,用一個大海碗,最多一次他吃了一碗半,“飾演元載的余皚磊,一次可以吃三碗,而且是在吃完晚飯后,再來組里吃的。蘆芳生怕胖,特意不跟我們住一起,自己住在離我們驅車十多分鐘的地方。”

  自己加哭戲

  趙魏說,自己最喜歡的是和易烊千璽飾演的李必靠著墻根喝酒談心的那場戲,“如果光從臺詞來看,那場戲其實是為了介紹張小敬那把短刀的背景,但是演著演著,說到最后兩句話,我就控制不住了,眼淚也跟著掉了下來。”

  趙魏覺得,這也算是給大家的一個暗示,“雖然后面的故事當時觀眾還不知道,但是徐賓自己是知道的,他當時說那些話,看似是在說張小敬,也是在說自己。”后來導演還“笑話”趙魏,說“老趙見縫插針地給自己安排了場哭戲”。

  差點成了“美術生”

  趙魏的父親是畫家,主攻國畫,按照父親的意愿,趙魏本該去學美術。“但是在素描階段,我就覺得必須要放棄了,因為坐不住,但我還是很感謝父親,從小的熏陶對我的審美是有影響的。”高二那年,趙魏突然決定要考表演,第一年失敗了,又復讀了一年,終于考入了上海戲劇學院電視藝術系。“其實我當時也考了表演系,直到畢業后依然覺得自己還是喜歡表演。”因為都在上海,所以趙魏和雷佳音早在大學畢業時就認識了。

  彼時,趙魏拍攝了一些影視劇,“不能說順,但我也沒吃過多大的虧。怎么說呢?車也在動,但‘車速’一直提不起來,連40邁都沒上。”中間曾經有好幾年,沒戲拍,趙魏就干點別的養活自己,“但也不想放棄。”

  曹盾導演算是趙魏的貴人,2013年二人結識,最初他只是在曹盾的戲里客串個小角色,慢慢合作越來越多,戲份也越來越重。

  經歷了《長安十二時辰》,趙魏覺得自己的“車速”終于提上來了,但是對于未來,他早已經放平心態,“到我這個年紀,已經不會被太多想法困擾了,有角色能找到你,能夠好好發揮自己的作用,就已經很滿足了。”

  采寫/新京報記者 張坤玉

編輯:王曉東
重庆时时免费计划 吉祥棋牌游戏官网 快乐8酒店 胜负彩17167期复式 触控游戏捕鱼达人4 7星彩开奖号码 好运彩3d图库总汇 儿童冲气堡赚钱吗 16000平米的建筑做什么最赚钱 快乐扑克开奖记录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开奖走势图 淘宝卖小零食赚钱吗 现在能做什么赚钱呢 湖南快乐十分组三遗漏 现在免费的加盟赚钱好项目 如何炒港股赚钱 大乐透开奖查询结果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