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戲成癮能治好嗎?“網癮少年”亟需關愛和幫助
2019年08月14日 16:19  來源:人民日報海外版  宋體

  暑假期間,不少學生選擇網絡游戲作為休閑放松的一種方式。然而,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最新定義,長期沉迷網絡游戲造成的“游戲障礙”是一種疾病。不少資深游戲玩家戲言,按照世界衛生組織列出的病癥,自己已經“病入膏肓”。那么,專業病房能幫助游戲障礙患者“脫癮”嗎?

  游戲成癮患病率逾27%

  今年5月,世界衛生大會通過《國際疾病分類》第11次修訂本,將“游戲障礙”作為新增疾病,納入“成癮行為所致障礙”疾病單元中。

  根據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發布的第43次《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》,截至2018年12月,中國網絡游戲用戶規模達4.84億。其中,12歲到16歲的青少年是網絡成癮的高危人群。研究表明,游戲成癮的患病率約為27.5%。

  對一些辨別力、自控力較差的青少年來說,游戲成癮正成為他們“成長的煩惱”。一些家長則寄希望于醫療機構為孩子“脫癮”。

  前不久,北京回龍觀醫院在建立成癮醫學中心的基礎上,擴展床位增設了行為成癮病房,這是國內公立醫院首次探索建立此類病房。其實,在世界范圍內,不少醫療機構都在積極探索如何預防、治療游戲障礙。

  2018年,英國首家公立戒除網癮診所——網絡障礙中心在倫敦西部開設。這家診所是英國首家政府投資支持的解除網癮機構,旨在幫助成年人和青少年兒童解決對暴力游戲等成癮的問題;在日本,很多游戲成癮的患者都會選擇去精神心理科就診,通常采取的治療方式是一對一心理咨詢;美國醫學界對游戲成癮的研究由來已久,成立于2009年7月的華盛頓秋城reSTART康復中心,是美國第一家專門治療各種科技產品成癮的機構。

  “網癮少年”因人而異

  專業病房能幫助游戲障礙患者“脫癮”嗎?問題的關鍵在于對“游戲障礙”的認定。中國科學院院士、北京大學第六醫院院長陸林表示,玩游戲不代表就是游戲障礙或者精神心理問題。游戲障礙有嚴格的定義和標準。

  按照世衛組織的說明,游戲障礙的主要表現包括:對游戲行為的開始、頻率、時長、結束、場合等失去控制;游戲優先于其他生活興趣和日常活動;盡管已經因游戲產生了負面后果,但依然持續游戲甚至加大游戲強度。上述3個基本特征需持續至少12個月以上。

  此前,一些機構采取封閉、體罰等極端手段治療“網癮少年”的案例,曾引發巨大爭議。中國藝術研究院副研究員孫佳山表示,《國際疾病分類》第11次修訂本將于2022年1月1日正式生效。在此之前,“游戲障礙”等概念仍處在開放性科學論證階段,絕不是以治療青少年群體的“網癮”為名從中牟利的不正規甚至是非法組織的“免死金牌”。

  事實上,青少年游戲成癮的原因因人而異。陸林分析,戶外活動時間減少、沒有其他興趣愛好、和父母同學的交流少等因素,導致手機成為孩子的重要“陪伴”。專家指出,解決青少年游戲成癮問題,需要家庭、學校、政府等全社會的共同參與,而不是以“游戲成癮”為借口,一味將孩子推給醫療機構,推卸、逃避自身責任。

  多方把控預防上癮

  世界衛生組織明確表示,希望不斷推進游戲障礙相關的治療研究,并收集患者人數等準確的統計數據,從而更好地幫助各個國家和地區的疾病治療。目前,探索出一套系統的游戲障礙治療體系,在全球范圍內都是一個亟待解決的問題。

  解決網絡游戲成癮問題,僅僅有醫學界的努力是不夠的。近日,國務院出臺《健康中國行動(2019—2030年)》。其中,在中小學健康促進行動方面,網絡游戲相關內容被專門提及。文件中明確,要實施網絡游戲總量調控,控制新增網絡游戲上網運營數量,鼓勵研發傳播集知識性、教育性、原創性、技能性、趣味性于一體的優秀網絡游戲作品,探索符合國情的適齡提示制度,采取措施限制未成年人使用時間。

  業內人士指出,家庭是預防青少年游戲成癮的“第一道防線”。家長要以身作則,不要沉迷于網絡游戲;要注重與孩子加強溝通交流,不能因工作忙碌放任孩子與“電子保姆”為伴;還要嘗試與孩子建立規則,培養孩子理性的時間管理能力。當孩子出現問題時,一定要反思家庭教育中存在的缺陷,盡力去了解孩子內心的缺失感,同情、理解并耐心幫助他們。

  此外,學校應通過多種方式,讓孩子認識到游戲成癮對生活、學習的危害,引導青少年正確、適度上網休閑娛樂;游戲企業應積極履行社會責任,開發有益于青少年身心健康的游戲,并通過技術手段設置游戲規則,限制青少年游戲類型、時長等;政府部門要發揮監管作用,凈化網絡游戲空間。同時,針對一些打著“治療網癮”幌子牟取利益的非法機構,予以堅決打擊和取締。

編輯:王曉東
重庆时时免费计划